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真情 > 正文

赵葆华:中国电影正在进入小时代、微时代和轻时代

2017-10-07 10:09 来源:网络整理

中国经济网宁波4月20日讯(记者 成琪)“中国电影正在进入小时代、微时代、轻时代。”4月16日,在中国(宁波)电影编剧高峰论坛上,中国电影文学学会的名誉副会长赵葆华一语指出了当前中国电影的现状。

赵葆华 中国经济网记者石昊鑫摄 

赵葆华认为,时下中国电影形势大好。但另一方面又危机深存,根据WTO协议,我们每年进口34部好莱坞大片,这样挑战的态势,改写了中国电影的面貌,促进了中国电影大发展大崛起,同时也催生了一种令人忧虑的生态现象,“过分倚重市场效应,以市场成败论英雄,另外又诱发了一种创作现象,过分倚重娱乐精神,以找乐本事论电影。”

最近这几年,中国电影发展态势迅猛,2015年中国电影的票房达到了440亿元,好莱坞在中国市场的票房比例中逐渐缩水,但是我们也应该理智的看到,目前市场上有人文情怀的电影在减少,“三幻(魔幻、玄幻、科幻)影片多,现实题材少;跟风作品多,原创作品少。”赵葆华指出,当更多的制片方把资金投放在这些电影时,快餐文化电影和速食文化电影就会越来越盛行。而这些人物传递的精神也决定了电影的核心竞争力的大小。

中国电影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是电影的艺术力量、思想力量,还有它的衍生力——产业力量。”对此,赵葆华给出这样的解释。电影不仅仅是娱乐业,也不仅仅是技术工业,从根本上说,它是文化产业,是内容产业,所以中国电影的核心竞争力,应该是讲好中国故事。“核心竞争力集中表现在两个方面:影片故事内容和影片艺术表达,而这恰恰是编剧的职责,所以中国电影的好与坏,荣与辱首先与编剧有关。”

针对当前电影市场热闹的“大数据”、“网络点击量”、“ip”这些热词,赵葆华认为真正有力量有个性的好电影,不是网络点击量点出来的,不是网络IP创造的。国产电影发展中的失衡,从市场呈现上看,可以概括轻电影、小电影,悦电影大行起道。“轻是指质量过轻,小是指思想格局过小,悦是指娱乐狂欢电影太多,近滥。”

“谁来约束大家的灵魂。谁来擦试我们良知上的灰尘,谁来引领迷失的灵魂。”赵葆华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显然,对编剧而言,应该创作有生活深度和思想深度的作品,有深度的作品才能表现生活的本质和社会发展趋势,才能提升电影的核心竞争力,才能确保中国电影获得良性的可持续发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