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真情 > 正文

《欢乐颂2》比《小时代》还脱离现实

2017-10-06 09:59 来源:网络整理

最近有个很红的词叫“资本裹挟”,放在《欢乐颂2》这儿一语中的。这种质量难保却足够高效的运营方式,发生在一个叫“国剧良心”的团队上不合适,但发生在一个估值90亿的影视公司上,再正常不过。

《小时代》同窗情谊比邻居友谊更让人信服

作为2017年最具商业价值的都市剧,《欢乐颂2》已经播出了十几集。开局收视很好,但整体口碑走低。不走心、注水、部分演员用力过猛等负面评价不绝于耳。另一个讨论度很高的话题则是——“欢乐颂”沦为剧版“小时代”。其实这个话题在《欢乐颂》时就有人说过,但是因有着樊胜美体现民生之多艰捞女不易的大旗,这种言论很快被浇灭。

但是这一次,鲜有人出来戗声,因为实在很像,安迪和曲筱绡一个女强人一个白富美,加起来不就是小团体里解决一切的顾里吗?据说本季后面有曲妖精破产,安迪面临婆媳关系的狗血大戏,这和顾里的人生“困境”简直是一模一样。至于其他樊胜美是胖了的南湘,邱莹莹是瘦了的唐宛如,关关是冷眼旁观的林萧就不仔细说了。

两者都讲述几个分别来自不同家庭背景、社会阶层的女性在上海的生存与爱情。“小时代”用更为可信的情感作为纽带,四个女孩是同班同学;而“欢乐颂”则以空间为纽带,五个姑娘都住在上海名为欢乐颂小区的22楼。同窗破除了家境与阶级的巨大差异走在一起,成为闺蜜并不稀奇,但邻居——在开门扔个垃圾都警惕的今天,你自己试试吧!同学帮你报复出轨的男友这相当合理,但让邻居的追求者帮你处理重男轻女的狠心爹娘?

《小时代》讲究的就是我有钱我年轻我好看但我就是矫情,大家最大的困扰就是渣男们——因为金钱的问题全都交给顾里解决了。“欢乐颂”穿着写实的外衣,所以绝不能让曲筱绡和安迪直接给钱,为了让蒋欣名正言顺穿一些好看的衣服,正好扔出X品会这个赞助商。

《欢乐颂》对不同阶层的描述手法差异过大

这里不得不提到《欢乐颂》系列最大的成就,它发明了一种新的都市剧讲述方法:用偶像剧的手法讲述有钱人,用相对写实的路线表现穷人。能影响上海经济的老谭日常是为安迪买房、给安迪送车、帮安迪收拾烂摊子,这一季还新解锁了为帮安迪盯梢婆婆的新技能;至于华尔街扛把子安迪,不用说了,谈笑间对手灰飞烟灭,但比小透明关关还悠闲,根本无惧现实中压力大到想跳楼的金融精英们怎么想。但是我们不在乎呀,因为韩剧的男主角都是这样的——虽然他们能影响韩国经济,但是他们只想找女主角的麻烦。

到了樊胜美和邱莹莹这里画风突变,她们不是有吸血鬼般的爹妈兄弟,人前强撑面子人后受罪的良心捞女,就是月入四千北上广打拼还被男友嫌弃不是处女的社会新丁,你就说现实不现实。以往的国产剧里,这两点几乎是水火不容的,当年《蜗居》、《双面胶》、《裸婚时代》都是“现实主义”胜利;而《何以笙箫默》、《微微一笑很倾城》则是全盘悬浮到平流层以上,疗效也很好。虽然近年来的大趋势就是在写实和社会话题的幌子下大行偶像剧之实,但还没有哪一部像“欢乐颂”系列这么有序割裂且大获成功,在这一点上,无论是主创们有意为之还是歪打正着,它都是开创性的。如果说这剧(含第一部)真和现实有什么沾边的地方,那就是它可能是一种最适合当下国内影视市场的魔幻现实主义。

拍续集真正原因是被“资本裹挟”

《欢乐颂》2016年5月播出完毕,而《欢乐颂2》于2016年9月开机,只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团队就完成了第二部包括剧本在内的所有前期筹备工作,不排除团队预先就做好了部分续集拍摄的准备,但如果说真的和该团队一些高口碑代表作同样用心的话,那就是骗人骗己了。即使连最脑残的铁粉估计也说不出维护的话来,因为用心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时间。《琅琊榜》从筹划到播出长达五年、《战长沙》则是四年,而《欢乐颂2》从开拍、后期到播出只有9个月,更不要说有洋洋洒洒的52集之巨,至少从目前播出的五分之一来看,注水现象十分严重,甚至让人怀疑配乐老师是不是打劫了某位DJ,把他曲库里的积压货一网打尽了。

当然,以上的种种问题出现在国产电视剧中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吃瓜群众之所以吐槽之意如此难平,主要是因为主创团队顶着“国剧良心”的大旗。

最近有个很红的词叫“资本裹挟”,真是一语中的。这种质量难保却足够高效的运营方式,发生在一个叫“国剧良心”的团队上不合适,但发生在一个估值90亿的影视公司上再恰当不过。当营造了一整季海龟精英、审美高大上到没朋友的安迪,和跺一跺脚上海经济抖三抖的老谭都果断抛弃了某果手机拿起了某为的时候,你应该知道,在赞助商面前,所有的强迫症和细节控都是可以被治愈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