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真情 > 正文

“大学生资助贫困生”续:爆料人是父亲 呼吁社

2017-06-02 11:49 来源:网络整理

  

“大学生资助贫困生”续:爆料人是父亲 呼吁社

 

  汤丽莎大学3年的所有衣物,她没有买过新的衣服,要么是从家带来的,要么是别人送的。 摄影记者 刘海韵

  真相

  推荐“莎姐姐”的班主任唐老师竟然就是汤丽莎父亲本人

  坦言

  汤爸爸向记者摊牌,女儿接力自己搞资助

  原因

  无力再供三个贫困生读高中 只得向媒体“爆料”

  昨日,成都商报推出了关于“莎姐姐”的报道,这个家境贫困的女大学生在大学期间擦皮鞋、卖废纸、在培训学校做助教,先后做了十多份兼职,用近2万的收入所得,资助重庆市大足区龙西中学的3个贫困生读完了初中。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大足区龙水镇找到了汤丽莎的家——一间60平米的老旧出租房里,住着卧病在床的奶奶、在工厂做零工的妈妈和乡镇教师汤爸爸。

  意料之中的家境困窘,意料之外的,是汤丽莎一家人都隐瞒了汤爸爸的另外一个身份——他其实就是三个贫困学生的班主任,昨日报道中的恳请记者关注汤丽莎的“唐老师”。

  为什么要隐瞒这个身份?为什么不道出和汤丽莎的父女关系?为什么要在女儿资助学生三年之后,才让媒体关注女儿的善举?

  意料之中的场景 

  汤丽莎的家 60平米出租房挤着一家四口 

  昨天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大足区龙水镇,见到了汤丽莎45岁的妈妈徐红(化名)。徐红是得知媒体来访,才从几公里外的工厂请假回家,没有完成流水线上一天做上千把衣架的工作量。

  记者跟着徐红穿过巷子,步上逼仄黑暗的楼梯,5楼一间房龄超过20年的60平米两居室,就是汤丽莎一家四口租住的家。室内的墙皮剥落得几乎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厨房墙上的霉菌布满了犄角旮旯,家里没有冰箱,晚上要吃的黄瓜、凉粉和青椒被徐红放在进门处的鞋架上,家里除了两台电扇和一台小屏电视外再没有其它的电器。

  汤丽莎73岁的奶奶卧在由两根长椅拼接成的“床”上,倚靠的“枕头”是从外面捡的废弃海绵,桌上摆了近10种药,奶奶看着药罐子直摇头:“高血压、肺气肿、冠心病,一身都不好。”徐红告诉记者,汤丽莎在的时候,就和奶奶一起睡在这“床”上。目前的房子是租的,一年三千多,不过最近终于交了一套房子的首付。

  说起汤丽莎兼职资助贫困生的事,徐红支支吾吾地说大概知道这事。“她上大学,家里东拼西凑地给她凑了9000元的学费和生活费,过了3个月她又打回来几千,就说是找到了兼职不用家里补贴。”徐红告诉记者,家里收入不高,自己在工厂做零活一个月挣一千多,汤爸爸每个月工资两三千。“女儿从小自立,5岁就能打理家务,所以听她说找到兼职也不意外,说在资助贫困生也支持。”三年里,徐红就只对汤丽莎擦皮鞋赚钱提出过反对意见,“一个年轻女娃儿在车站擦皮鞋,人群太复杂了,黑(很)危险。”

  大吃一惊的真相 

  “班主任唐老师”就是汤爸爸 

  6点,汤爸爸从学校下课回家。在他家里的交谈中,记者发现汤爸爸的声音和之前恳请记者关注汤丽莎的“班主任唐老师”很相似,不由得起了疑心。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汤爸爸承认:自己就是“唐老师”——同时也是汤丽莎资助的三个贫困生的班主任。

  新闻链接 

  汤爸爸是谁? 

  当地媒体曾报道这个“破烂王” 

  据重庆晚报2010年9月曾报道,汤爸爸是大足县龙西中学教师,但有人却叫他“破烂王”:捡破烂、挖煤、打铁、扛建筑材料,他把因贫困辍学的学生拉回课堂,靠着这些体力活,他一共支付了30多名学生的学费。曾因资助贫困生的事迹,获得2006年“感动重庆”十大市民,2010年重庆市首届“感动重庆十佳教师”。

  到底真相是什么?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 

  对 / 话 / 汤 / 爸 / 爸 

  为何要隐瞒父女身份? 

  记者:为什么要隐瞒身份?不说清楚其实“唐老师”就是汤丽莎的爸爸?

  汤爸爸:这个是女儿自发的。她晓得我班上有些娃娃家头穷,读不起书,想资助。我觉得这个事情和我是啥身份关系不大。

  记者:所以你一直是知道女儿做了很多份兼职来资助的?知道女儿擦皮鞋吗?

  汤爸爸:嗯,一直都是知道的。不过她擦皮鞋我最开始还是反对了的,觉得她女娃娃还是比较危险。后头她说体验生活,我也就没反对了。

  记者:作为父亲,看到女儿这么辛苦去帮助贫困生是什么感受?意外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