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各地风采 > 正文

【各地风采】陕西:绿染三秦千山秀

2017-04-13 16:10 来源:网络整理

    10年来,陕西经济处于奋力爬坡阶段,而生态环境保护却每每先着一鞭。

    从率先在全国启动退耕还林(草),到发起成立首个沿渭跨省城市河流治理联盟;从立法保护大秦岭,到提出“关中创新发展,陕北可持续发展,陕南循环发展”……10年来,自觉约束自我加压下的陕西,正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描绘出一幅“富强之路伴美同行”的新画卷。

    创新机制倒逼转型

    8月3日下午,随着一声锣鸣,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排污权竞买交易会在西安开市,这标志着陕西在全国率先将化学需氧量、二氧化硫、氨氮和氮氧化物等4项主要污染物全部纳入排污权有偿使用及交易。“十一五”时期,陕西以主要污染物减排量超额完成目标而名列西部第一,而此次开市则意味着陕西在环境保护方面再次领跑。

    无论从地处西部内陆黄土高原的环境承载力来看,还是从资源能源工业占据半数份额的偏重型产业结构观察,陕西都是一个环境保护压力较大的省份。有专家将其总结为“高碳省”要走“低碳路”、“后发还要先至”的挑战。为此,陕西在用生态措施“护山保水增蓝天”的同时,从经济发展上查找环境问题的根源,创新运用环保倒逼机制,使环境保护由治标转向治本,由表面走向深入,由一时走向持续。

    渭河流域是陕西关中地区经济发展的中心轴线,聚集了全省56%的耕地、三分之二的人口和地区生产总值。但伴随着城镇工业化的迅猛推进和人口的迅速增长,渭河流域部分河流问题频发,水质严重污染,成为黄河流域最大的污染源。

    为解决关中地区环境容量超载的难题,陕西先从污染负荷最重的造纸业抓起,大力实施造纸业逼退战略。在坚持渭河流域不再新批建造纸企业的同时,出重拳压缩造纸业产能。短短几年时间,渭河流域造纸业由原来的1000多家减少到目前的50多家,排污量减少60%。同时将24家污染负荷大的化学、半化学制浆造纸企业转产为污染负荷较小的废纸造纸,使这两类企业的产能锐减60%以上。取而代之的则是以高新科技、电子技术和环保产业为主打的低排放产业,使流域经济发展继续保持了快速增长的势头。

    经测算,渭河流域造纸企业的化学需氧量的排污强度已经由2002年起的每年15万吨降到每年不足0.6万吨,污染负荷大大减少。

    发展治理齐头并进

    曾几何时,铜川市水泥粉尘污染严重,长时间困扰着当地群众的生产和生活。为彻底解决铜川的环境污染问题,陕西制订了“省市统筹、限期改造、兼并重组、坚决关停”的方针,先后拆除关闭10条立窑生产线和2台机立窑,使铜川成为全省第一个无机立窑水泥生产线的城市。同时,省市财政拿出4800万元补贴支持建设粉磨站,建成3座30万吨粉磨站。铜川水泥产量由“十五”初的300万吨,增加到现在的1100万吨,粉尘排放量却由13万吨削减到6.3万吨。区域大气环境质量显著提升,空气质量好于二级天数达到330天。

    地处晋陕内蒙古交界的榆林市府谷县是神府煤田的腹地,2000年前后,由于当地一度发展“五小企业”和“四轮驱动”(县、乡、村、户办煤矿),村村生火,处处冒烟,是环保部门挂牌的“黑三角”。

    为了彻底遏制府谷的环境污染,陕西在这一地区实行更加严格的环保审批政策,淘汰落后产能,优选循环发展型企业。按照“大集团引领、大项目支撑、集群化推进、园区化承载”的工业发展思路,府谷将规模小、布局分散的企业整合后摆放到4个工业集中区和8个兰炭产业园,实现了“四节双增一减”,即节地、节能、节水、节材、增产、增效、减排的目标。仅“十一五”期间,府谷就关闭污染企业270户,消减烟尘排放量24440吨、二氧化硫排放量28576吨、粉尘排放量21120吨。府谷的经济增长方式由此发生了根本变化,这一经验引起了环保部门的高度重视并得以推广。

    明确责任刚性约束

    今年上半年,西安市和渭南市因渭河界断面和渭河两条主要支流污染物超标,分别被省环保部门罚缴补偿款2009万元和135万元。至此,陕西已开出1.15亿元的渭河治理生态“罚单”。

    从2010年起,陕西出台《渭河流域水污染补偿实施方案(试行)》,探索运用市场机制,实施渭河流域上下游补偿和排污权交易制度。分别对宝鸡、咸阳、西安和渭南4市渭河干流市界断面水质以化学需氧量为主要因子实施考核,试行渭河上下游水污染补偿机制,补偿款统筹用于流域内污染综合治理工作。

    通过这项措施,沿渭各级政府的环境保护责任意识明显增强,渭河流域市县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提前一年实现建设目标,保障了渭河出陕断面高锰酸盐指数连年以15%的速度下降,顺利地实现了国控水质目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