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便民信息 > 正文

一个秘鲁华裔家族的编年史

2017-10-11 17:17 来源:网络整理

        新华社利马11月18日电通讯:走出百年孤独——一个秘鲁华裔家族的编年史

        新华社记者肖春飞 赵晖 申宏

        100年前,一名广东男子从中国南方出发,乘船前往南半球的秘鲁,经历了惊涛骇浪的生死考验之后,抵达了这片陌生的土地。

        他胼手胝足,扎根异国,繁衍出一个庞大的家族。他终生未能重返故国。

        时间是伟大的。他的后人,会以他完全想象不到的方式,重返中国。

        这是一个普通家族的编年史,跨越悠悠百年,跨越两万公里。

        孤独的远眺

        1915年或1916年的某一天,他从卡亚俄港下船,来到了秘鲁。

        他是中国广东人,现在已经无法得知他的中文名字。跟那个年代大多数中国农民一样,他不识字,甚至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只是在姓名登记时,含混不清地记下了一个“CHIA”。他抵达秘鲁的时候,应该在20岁至25岁之间。

        他也没有留下任何照片。只能从他的儿子和孙子的长相,来推测他的模样:他应该有一张典型的中国南方男人的面孔,皮肤黝黑,身材敦实,国字脸,浓眉毛,细长的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缝。

        但回到百年之前,“CHIA”应该很少有笑容。他是一个以劳抵债的华工,来到秘鲁后,有了一个西文名——“奥莱里奥”。

        早在十六世纪,就有在菲律宾经商的华人乘坐马尼拉大帆船到秘鲁定居,而华人大规模来到秘鲁,则始于十九世纪。“契约华工”在被掠卖出国前订有书面合同,虽与黑奴和早期“猪仔”略有不同,但遭遇同样悲惨。

        据估计,19世纪40年代至70年代,有三四十万契约华工输入拉美,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来到秘鲁。克里斯蒂娜·胡恩菲尔特在其所著《秘鲁史》中写道:“在1840年至1874年间,10万中国移民,主要是男性,到达卡亚俄。这段太平洋航程造成的死亡人数很多。据估计,10%至30%在中国登船的人死于这段旅途中。这些华工一旦到达秘鲁,他们的生活条件与秘鲁从前的奴隶相似……”

        在今天,已经很难还原“奥莱里奥”当年在秘鲁的经历。后人只依稀记得,当时他是与兄弟们一起坐船抵达卡亚俄港的,后来兄弟们陆续离开秘鲁,去了智利,只有他独自一人留在秘鲁南部的伊卡省种棉花。不知在哪一年,也不知付出了多少血汗,他还了债,攒了点积蓄,开了一个面包坊。

        在棉花地,在面包坊,“奥莱里奥”劳作之余,又有多少次孤独远眺,却再也无法看到太平洋彼岸的家乡。

        他于1959年去世,葬在异国他乡。

        他有8个孩子,除了他自己,家里再没人会讲中文。

        遥远的中国

        1925年,胡安·弗朗西斯科出生,他是“奥莱里奥”的第6个孩子。

        胡安·弗朗西斯科在晚年的时候,留下了几张照片,都与孩子们在一起。有一张照片中,他已卧病在床,三个孙子孙女围坐在他的身边,笑容烂漫。

        他的童年艰辛。到他成年的时候,秘鲁经济形势好转,初级产品出口带动经济持续增长。胡安·弗朗西斯科开出租车,还开了一家小店。他一共生了10个孩子。让后人感慨的是,虽然生计艰难,但10个孩子,个个长大后都成了某一领域的专业人士。

        勤奋,节俭,重视教育……已经不会说中文了,但中国人的特征,还是在家族中保存了下来。照片上坐在祖父身边的小女孩玛丽亚,从小就感觉自己家里的一些习惯明显不同于其他秘鲁家庭。比如,家人爱喝茶;比如,家里人都特别准时,习惯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得井井有条,而一般秘鲁人都比较随性,走一步看一步;比如,家里人对客人都非常热情,来客人了都要准备吃的,还会留客人吃饭,而秘鲁家庭一般不会留客人在家里吃饭……

        1952年,小胡安·弗朗西斯科出生。他7岁的时候,爷爷去世了。八九岁的时候,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的后代——当时邻居的小孩都唤他“中国人”,因为他的眼睑明显跟一般秘鲁人不一样。

        在小胡安·弗朗西斯科年轻的时候,他的梦想是去美国留学。

        美国多年来是秘鲁最大的贸易伙伴和重要的外资来源,两国关系密切。小胡安·弗朗西斯科在秘鲁国立工程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矿业公司,成为一名冶金工程师。工作7年后,他获得公司提供的奖学金,去美国留学。这是1981年。两年后,他获得硕士学位,回到秘鲁。就在同一年,利马与北京结为友好城市,是北京在拉美的首个友好城市。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