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便民信息 > 正文

《百年孤独》读后感

2017-10-09 10:16 来源:网络整理

□郑州外国语学校高三(1)班刘若珊

家族的第一个人被拴在栗树下,乌尔苏拉的身上挂上了蜥蜴,奥雷里亚诺的小金鱼嵌上了红宝石的眼睛,阿尔卡蒂奥装饰着繁复花纹的尸体散发出火药的味道,阿玛兰妲的双手裹上黑纱,丽贝卡的摇椅在角落里咔咔作响,家族的最后一个人正被蚂蚁吃掉。

布恩迪亚的姓氏带来了命定的孤独,附骨之蛆般萦绕不去,一切迷离又幻灭,分明还未开始就已注定结局,以不同方式走向孤独的刑场。

你的悲哀、你的无处可逃、你的滑稽、你的大笑,我懂了。

我经常想起“布恩迪亚”们的爱情。奥雷里亚诺对蕾梅黛丝的爱情源于最初的悸动,当他决定烧掉蕾梅黛丝的娃娃和军旅诗歌时,他就对世界关上了心扉并发誓再不让爱情敲开那扇门。阿玛兰妲的爱则是炽烈而抗拒的,她渴望而又退却,追寻却又逃离,她用黑纱缚住了自己的心。年轻时她畏惧,年老则感慨为时已晚,最终在寿衣的织就中获得了内心的安宁。丽贝卡的爱偏执而决绝,她可以在某一天用双筒猎枪毁掉别人眼中疯狂的幸福,终在幽闭中独自承受。还有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平淡隐忍的爱,梅梅隐秘夭折的爱情,阴霾淫雨中是费尔南达自私而骄傲的爱情。

所有的狂热、愤怒、悲哀、荒谬,都在羊皮卷打开的刹那,注定了消逝于暴风中的命运。

作为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代表作,从《百年孤独》到《霍乱时期的爱情》,从《枯枝败叶》到《族长的秋天》,喜欢上他的文字只是一刹那的事,像奥雷里亚诺遇到阿玛兰妲·乌尔苏拉,没有对错,只有心底的呐喊——“这就是我要的,我等到了。”

点评:《百年孤独》记录了在马孔多,一个家族七代人的挣扎轮回,错综的性、情和由此衍生的家族。不同的音译人名和同一名字下不同的人,小作者读懂名著,还对名著发表独到的见解,实属难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