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便民信息 > 正文

吕天择 杨阳:九十五岁的日本共产党的“百年孤独”

2017-09-26 13:02 来源:网络整理

对大多中国人来说,日本共产党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

成立于1922年7月15日的日共至今走过95年风雨,只比中国共产党小一岁,却是日本政坛现今历史最悠久的政党,是目前日本国会中第四大党,地位仅次于自民党、民进党(前民主党)、公明党,也是日本目前最大的左翼政党。截止目前,日共在日本49个地方自治体参与执政,在其中6个地区单独执政并由该党党员担任地方首长。共有30.5万党员(截止2016年9月日本总人口为1.269亿人)。其发行的机关报《赤旗》读者约120万人。

吕天择 杨阳:九十五岁的日本共产党的“百年孤独”

日共在Facebook上的宣传封面

截止2017年6月18日,日共在推特的粉丝人数为2.81万人,与之相比,首相安倍晋三所在的自民党粉丝数为10.3万人,民进党为1.97万人。而日共目前的书记局长小池晃的粉丝为5.8万人,相对于安倍晋三的69.2万人和莲舫的40.8万人,其存在感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简史

日共成立于大日本帝国时期,成立之初就被宣布为非法政党,直到二战结束前一直是非法政党的日共曾分别在1924,1928,1935年遭到三次取缔,日本战败投降后才合法化。1946年首次投入选举,便取得5个席位,其后快速成长。新中国成立的1949年这一年,日共在众议院的席位一度曾达到39席。但因其武装斗争的路线而在1950年再次遭到GHQ(驻日盟军总司令部)的限制,导致日共内部分裂为“所感派”和“国际派”、并再次转入地下,直到1956年才基本恢复正常活动。

吕天择 杨阳:九十五岁的日本共产党的“百年孤独”

毛泽东同志给德田球一题词:德田球一同志永垂不朽

对于熟悉建国之初历史的人来说日共应该并不陌生。曾参与组建日共的所感派领袖、原日共中央委员会书记长德田球一曾流亡中国并最终病逝于北京,刘少奇主持其追悼会,北京市民3万人参加了追悼会,毛泽东亲笔题词:“德田球一同志永垂不朽”。

此外,所感派属亲中国派,在当时日共中是主流派系。德田球一作为所感派的领袖,其影响力显而易见。除德田球一外,所感派的其他领袖——野坂参三、志田重男、伊藤律等人也与中国和中共有着密切的联系。由于所感派支持武装斗争,虽然在日共内部人数上占有压倒性的优势,但其主张难以得到战后饱受战争创伤的日本国民的广泛支持。因此导致其逐渐失去国会的所有席位。

在文化大革命中同样也有过日共的身影。与上文中提到的所感派相对立的国际派就曾与中共有过激烈的交锋。在德田球一时代终结后,日共进入了宫本显治时代。作为国际派的领袖的宫本显治主张日共应该走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主流不同的独立自主路线,因而与当时许多国家的共产党关系十分紧张,其中也包括中国。1966年,宫本显治访问越南、中国、朝鲜三国。

恰逢中国文化大革命,宫本在上海与毛泽东会谈时,当面拒绝了毛泽东提出的日共在中苏论战中支持中共的要求。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曾经提出中国面临的四大敌人:“苏联修正主义、美国帝国主义、宫本显治修正主义集团和佐藤荣作反动内阁”,中共与日共的关系就此决裂。1996年以后,原日本最大左翼政党日本社会党的势力渐衰并转型,因此中国政府再次主动接触日共。1998年,日共干部会委员长不破哲三访华,两党关系恢复正常化。

日本学者加藤嘉一曾在他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他与一名日本财经记者的对话:

加:“你觉得,最近日共怎么样?”,记者:“日共?什么是日共?”加:“哦,不好意思,就是日本共产党。” 记者:“日本共产党原来简称日共啊。它没什么存在感的。其他,我没什么印象。”这段简短的对话从某个侧面诠释了日本共产党在当今日本社会与政坛的存在感。但这也许并不能代表所有人的声音。

那么时至今日,曾经在日本政坛跌宕起伏的日共现状究竟如何

下图是2014年5月13日笔者拍摄于日本大阪市中心梅田的路边:日共正在为即将到来的选举活动造势。

吕天择 杨阳:九十五岁的日本共产党的“百年孤独”

随后的2014年7月1日,安倍内阁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决议案。2015年7月16日下午,安倍内阁不顾民众的激烈反对和声浪四起的抗议游行,在众议院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与解禁集体自卫权相配套的一系列安保法案。在这期间日共联合地方民间团体所举行的各类抗议游行活动此起彼伏,为笔者在日本数年中游行示威频率最高的一段时期。这样的高潮至今虽有回落但仍在持续。

另三张照片拍摄于2017年6月12日,与上图几乎同一位置。

吕天择 杨阳:九十五岁的日本共产党的“百年孤独”

可以说日共近年来受到关注和安倍政权的稳定执政和其在右倾道路上的不断“前进”正好成“正比”。

0